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江西省大学生篮球大赛 >

历史不会忘记揭秘湖南和平解放始末

时间:2019-08-26

  三角塘中共湖南省工委会旧址。1946年冬,地下党员凑集经费,以周里夫人常杏云的名义和她四姑合伙,修建了这栋带铺面的二层木楼,并在这里办了“妇女缝纫合作社”,作为省工委的秘密机关。时任省工委书记的周里和工委会成员刘亚球、张春林、刘鼎一起,将当时表现积极的湖南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特别是青年学生组织起来,建立党的秘密外围组织网络,开展地下斗争。在这里,他们为争取程潜走和平道路做了大量工作。

  70年前,在中国积极争取和各方共同努力下,由程潜、陈明仁领衔的37名将领,于1949年8月4日联名发出起义通电,宣布正式脱离政府,所属13万人休兵罢战。8月5日,唐生智等100多名湖南各界知名人士发表通电,响应程潜、陈明仁将军和平起义。当晚,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长沙城,正式宣告湖南和平解放。

  在各方推动下,6月,程潜向中共湖南省工委递交了致中共中央、的《备忘录》,在《备忘录》中,明确表示“站在人民利益立场,坚决反对战争,力主和平”的决心,并分析了起义的困难和有利条件,以及自己的两条建议。接到《备忘录》后,中共湖南省工委书记周里立即写了向华中局的报告,并派人把《备忘录》秘密送至华中局,时任中共湖南省委副书记的王首道和第四野战军第十二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的萧劲光在致报告中写到:“湖南工委已将程潜亲自签字愿意接受八条二十四款之求和备忘录送到汉口。除已就近请示林邓指示,要程派代表来汉,并准备我方派员前去外,特将该备忘录转报中央,请即予以指示。”在接到《备忘录》后,于7月4日复电程潜,“先生决心采取反蒋反桂及和平解放湖南问题之方针,极为佩慰”。

  长沙白果园23号,原程潜公馆,现是湖南和平解放史事陈列馆。1948年7月,程潜任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省政府主席,掌湖南军政大权。他曾与家人居住于白果园程潜公馆。这里也是他与中国地下组织人员协商起义的联络点之一。

  8月2日,纪念湖南和平解放70周年座谈会在长沙隆重召开。省委书记杜家毫号召全省人民继承光荣传统,发扬革命精神,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和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扎实办好湖南自己的事,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开启实现基本现代化新征程。

  桃子湖2号方叔章公馆。著名的“桃子湖便宴”便发生在此。1948年11月19日,方叔章公馆内举行了一次特殊家宴,应邀赴宴的有负责策反程潜的余志宏,湖南大学教授李达、伍薏农,民盟湖南地下组织负责人肖敏颂,负责接近程潜的湖南省保安副司令萧作霖,省政府秘书长邓介松和程星龄等人。这次家宴上,他们漫谈当前形势,其中“湖南往何处去,程潜往何处去”成为议论的中心。“桃子湖便宴”的话题很快传到程潜耳中。当时作为湖南省政府顾问的方叔章也去找程潜,开门见山地跟他分析局势,程潜颇为感动。最终,程潜下定了和平起义决心。

  主席对程潜一直礼遇有加。解放初期,考虑到程潜旧部众多,人事关系复杂,按月拨大米五万斤作为特别开销,之后币制改革,改为每月5000元。在当时,这是一笔巨款。据程潜的秘书杨慎之回忆:“一半左右固定支给他的部属,其余部分除了赴京开会时开支300-500元外,从不随便动用一文。”

  (湘伴综合,资料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华声在线、中国档案报、潇湘晨报湖湘地理等)

  长沙和平起义条文签署地春华恒丰楼。1949年7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四十六军一三八师进驻春华山。8月3日,陈明仁派长沙警备司令部参谋处长和232师参谋主任携带长沙附近驻军地图,前往春华山人民解放军138师驻地,洽商和平接管长沙的具体事宜。下午3时左右,春华街中心的曹华中药号(恒丰楼)门口搭起了一座戏台。这天晚上,恒丰楼前灯火通明,长沙和平解放条文签字仪式在围观村民的掌声中举行。

  收到程潜《备忘录》后,中共于1949年7月4日到1949年8月6日,连续五次发出指示方针。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精神,华中局同湖南省工委共同研究,作出了中央、华中局关于程潜起义和湖南迎接解放的指示,确定湖南近期的工作方针,一边继续推进程潜、陈明仁和平起义,一边发动武装斗争,破坏敌人统治,发动组织群众,保护城乡,抓紧准备迎接、接管、支前等各项工作,以配合大军顺利实现湖南和平解放。对湖南迎解工作作出七项具体指示。在各方共同努力下,长沙虽出现短暂混乱,但各界人士都能积极稳妥坚持工作,为迎接长沙解放作最后努力。

  经过分析,中共湖南省工委认为程潜还是有可能走和平道路的,理由是:一、他曾同中共有过合作的良好关系,在湖南民众和军政人员中有较大影响;二、他虽曾一度,但同蒋介石有矛盾,同桂系有宿怨,深受二者排挤,且此次回湘任职,并无军权。据此,中共湖南省工委决定加强统一战线工作,成立了统战工作小组,由中共地下党员、湖南大学讲师余志宏、副教授涂西畴等组成。同时,统战工作组还确定了工作方针:先从程潜部属做起,通过争取他周围的重要人物来影响他,等时机成熟再派人同他见面,争取他站到人民方面来。

  从8月2日开始,陈明仁按照人民解放军要求,下令第一兵团及省保安队撤出长沙各交通要道。8月3日,人民解放军占领长沙东南军事重镇株洲,接着又解放了益阳、沅江两县城,和平起义条件成熟。8月4日,程潜、陈明仁领衔发出有37名湖南军政要员联名的起义通电,郑重宣布:“潜等顺从民意,呼吁和平,声嘶力竭。”明确表示:“今后当依人民立场,加入中共领导人之人民民主政权,与人民军队为伍。……共同为建立新民主主义之中国而奋斗。”8月5日,湖南各界知名人士唐生智、周震鳞、仇鳌等104人发出通电,响应程潜、陈明仁和平起义。

  统战工作组成立后,余志宏邀请湖南大学教授李达,与程潜关系密切、思想进步的湖南省政府顾问方叔章以及程潜的族弟程星龄共同做程潜的工作。他们经常举办时事座谈会,邀请中上层人士及程潜身边的人如湖南保安副司令萧作霖,省政府秘书长邓介松等人,漫谈当前形势,分析蒋介石的处境。李达对形势分析后说:“程颂公(程潜字颂公)应当替湖南人民着想,湖南不能打仗,只有走和平的道路!”事后,萧作霖、邓介松将此话转告了程潜。此外,方叔章还多次与程潜谈话,对程潜思想触动较大。年底,中共湖南省工委还通过程星龄、方叔章及程潜的儿子程博洪去做程潜的工作,最终使程潜消除了原有的疑虑。

  程潜要倡导和平,需要有一个能协助他控制湖南局势、掌握军权的人,后经过程星龄和与白崇禧关系较深的刘斐的建议,并经中共湖南省工委同意,由刘斐去武汉向白崇禧建议将陈明仁调驻湖南。1949年2月,陈明仁回湖南,不久兼任长沙警备司令。为做好陈明仁的工作,中共湖南省工委派涂西畴通过多渠道开展统战工作,程潜也不断给他启发,表明自己有与合作,实现湖南局部和平的意愿,加上湖南和平运动气氛日益浓重,统战成员及时向他宣传对起义人员“既往不咎,立功受赏”的政策,最终解除了陈明仁的思想顾虑。

  新中国成立后,程潜曾担任民革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湖南省省长。 1968年4月在北京病逝。

  1948年6月,程潜担任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7月,程潜赴任长沙后,心态矛盾,表示要到底,但又采取了一些有利民生的措施,对人民群众开展的爱国运动也采取宽容态度。程潜的矛盾言行,引起了中共湖南省工委的注意。

  5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三八师在长沙小吴门举行入城仪式,分三路浩浩荡荡进入长沙市区,长沙数十万群众夹道欢迎解放军入城,长沙和平解放。

  1952年秋天,特邀程潜到中南海划船,两人坐上游船,要亲自为程潜划船。程潜忙说:“使不得,你是国家元首,又年近花甲,怎么好你为我划船。”“哪里,哪里。你是元老,又是我的老上级,家乡人,还分什么彼此,何况你已古稀之年,总不能叫你为我划船吧。”在影片《开国大典》中,为程潜划船的故事被搬上银幕,广为流传。

  位于长沙市教育街的原湖南省政府门楼。1949年8月4日,程潜、陈明仁在这里发布有37名军政要员联名签署的“起义通电”,宣布湖南和平起义,成立“湖南临时省政府”。次日,解放军经小吴门进驻长沙,先头部队率先到达教育街。随后,派飞机轰炸临时省政府,在起义军和解放军的奋力反击下,轰炸机夹尾窜逃。这个门楼是湖南和平起义和湖南省政府成立的见证者。

  陈明仁则先后出任第二十一兵团司令员、湖南省临时政府主席、湖南省军区副司令员、第五十五军军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衔。1974年5月在北京逝世。

  长沙望城区桥驿镇洪家村“湖南省和平解放秘密电台工作站旧址”所在地。1949年6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外联络部负责人周竹安领导的秘密电台,负责程潜起义与中共中央的联系。几经辗转,周竹安将秘密电台设在望城境内九福乡洪家冲石壁脚下(今桥驿镇洪家村)周商农家。

  1949年8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湖南省会长沙,长沙和平解放,这是湖南历史上的一个伟大转折点。长沙乃至整个湖南的和平解放,与程潜、陈明仁等人的审时度势,深明大义是分不开的。

  70年前,在中国积极争取和各方共同努力下,由程潜、陈明仁领衔的37名将领,于1949年8月4日联名发出起义通电,宣布正式脱离政府,所属13万人休兵罢战。8月5日,唐生智等100多名湖南各界知名人士发表通电,响应程潜、陈明仁将军和平起义。

  湖南的和平解放,是在中共中央、毛主席正确领导下作出的英明决策,是中国充分发挥统一战线重要法宝作用、用不流血方式解决局部问题的成功范例,是中共湖南省工委团结领导全省人民和各界爱国人士坚持长期斗争取得的重大成果,是程潜、陈明仁将军及其部属深明大义、顺应历史潮流的明智之举,其历史功绩彪炳千秋、永垂史册。

  1963年,过七十大寿,在中南海举行了家宴,一共只有两桌,除了亲属外,还邀请了4位湖南老人:程潜、章士钊、叶恭绰和王季范,那天程潜携夫人和女儿程熙应邀参加了主席的家宴,席间摆满了湖南家乡菜,还特意让厨师为程潜加上了豆豉辣椒和熏鱼两道菜。

  1949年5月,随着人民解放军的步步南下,白崇禧败退到湖南后,加强了对湖南的反动统治,湖南和平起义工作遭遇严重阻力。中共湖南省工委派余志宏和程潜面谈,余志宏根据指示,向程潜介绍了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形势、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的精神,特别谈到关于用和平方法解决问题的政策。5月底,中共在香港的代表乔冠华接见了程潜派来的唐鸿烈和李默庵,并听取唐鸿烈关于程潜情况的报告,乔冠华把情况向中央报告,中央收到报告后,复电指出:“争取程潜、李默庵、陈明仁站在我们方面反美反蒋极为必要,……应与程潜或李默庵建立电台联系。”根据周恩来指示,要在长沙建立秘密电台,只有这样党中央、才能及时掌握湖南和平起义的进展情况。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